大阪飘来的秋雨(三)-云乡2005

首页 > 维多利亚娱乐城 > 大阪飘来的秋雨(三)-云乡2005

大阪飘来的秋雨(三)-云乡2005


来源:www.vic69.com 时间:2016-12-05 16:51:14


歌曲--大阪秋雨

大阪飘来的秋雨(三)

03、

他在火车站附近一家百货公司门口等待,离夜里七点钟还差五分钟,一辆计程车驶近街边,安惠在后座摇下车窗招唤他,他朝车里望去,安惠身边多了位更年轻些的女子,于是他坐到前座去。

安惠在后座开心地和她的女伴用日语聊着,过一会儿才溘然想到该给朋友彼此先容,拍拍他前座的椅背,待他转过火来,安惠说?「她是我的挚友人"洗巴辛亦己",你称她"千叶"好了。」千叶投过来一个笑容?「安踏雷哦!」他听不懂,安惠说?「她说你很丢脸。」两个日本女人又??咕咕说了好几句,然后相互放声大笑。他觉得安惠和昨天那个谈话和举止都稍有点拘束的女人好像有点不一样。

车转进一条小巷,冷巷里前后大约有七、八处门口悬着日文的店招,那些小灯箱宁静地亮着昏黄的灯光,把不远处霓虹闪耀的大马路喧嚣隔离在几十公尺外。安惠今晚没像上次衣着很正式的套装,而是一条长裤,上身着吊带无领无袖短衫,外加一件长袖外套,打扮比拟轻巧,安惠的女伴反而穿得较保守些,仍是一式套装。

这是家空间不大的小酒馆,屋里的灯光也有点昏暗,他一进门就感到有点不自在!屋里已坐着多少个日本老人,春秋大概都在50岁以上,其中只有一个中年日本女人,安惠进门时向在座每个人躬身打号召,那些人只是坐着点拍板,个个都是麻木脸,只有已在座的那个日本女人,身子坐着向前稍躬回应。他对年纪层横跨二战时期的这些日本男人大多没有好感,一方面出于中日抗战留下的历史情结,另一方面是本质的从前印象,还在上小学时,他就几曾被一位阿姨带到酒家去吃过饭,那些日本酒客的嚣张跋扈、放浪形骸,挥霍台湾酒女的样子容貌,让他认为讨厌至极!所以他不跟着安惠给他们躬身致意。

安惠牵着他手在吧台边坐下,那些日本老骨头仍摆着一幅扑克牌面孔朝这边凝视,也让他觉得很不自由。安惠先去点唱机点了一首日语歌,明澈的歌声溢满小室,才让他把?促感临时排到桌外去,电子游艺777娱乐城。千叶也似正襟危坐,腰杆挺着,两手合?膝上,保持微笑,却久久未发一语。安惠刚唱完一曲,有个头发全白的男人在唤她,安惠走过去在旁边坐下,两人似乎有点小小争执,他听不懂日语,但从那个日本老头的手势,和口里一直交互说出"泥盆"和"支那"的书面语,也可揣摩出日本老头在斥责安惠,为何带了个本地人进来?安惠回座时又恢复笑容,对他说?「这里的点唱机没有中文歌,我也想听你唱歌,咱们换一家。」

他们三人走出门,千叶即时恢回生泼的样子,伸个舌头吐口大气,安惠竟回首对着门口爆了句粗口?「卸特!」离开那家安静的小酒馆,不远处他们又踏入另一家日式酒馆,才刚到门口,就听到屋里传出个大舌头唱西洋歌曲的男音。入门后这里气氛很热烈,空间也宽阔得多,吧台旁边还有个小舞台,放眼望去屋里的人显然都较年轻,最老的大约也只四十岁左右。角落那桌有个日本女孩先站起身呼叫安惠,他们三人就走到那边的旁桌坐下,那边五个年轻人中只有一位男士。安惠逐一贯年轻人介绍他,他也逐个躬身向安惠的朋友们回礼。

安惠要他上台去唱一曲中文歌,但那时的点唱机是一台大箱子,大面板上密密麻麻列着歌名,得要一面按钮,一面在大面板上找歌名,他有点眼花撩乱。在安惠帮助下,好不容易找出一首他熟悉的国语歌曲,唱完一曲,安惠的朋友们又叫"安可",安惠又帮他点了一曲。他回座后还是听不懂安惠的朋友们??呱呱些甚么?这些日本年轻人时而疑难态,时而大笑,不外轻松的氛围让他已觉较为安逸,日本清酒入喉不辣,不觉间大家都喝得不少。酒酣耳热,开端玩一个小游戏,抽签抽中的要绑着双手蒙眼,用鼻子去分辨认人,并叫出人名。轮到安惠时,安惠被千叶脚尖拌倒前倾,正好跌个满怀趴在他身上,他帮安惠解下蒙眼黑巾,这就已是鼻尖顶着鼻尖了,安惠一睁眼就故作不识大叫?「卡哇咋也?」(他是谁?)千叶也问安惠?「卡哇咋也?」大家哄堂一笑。

安惠那些朋友起哄说她舞弊!岂但要罚酒,这两个人也要合唱一曲才行。安惠接过酒杯先喝掉一半,然后把另半杯交给他,他有点迟疑,安惠对她点摇头示意可能,他才举杯干掉那半杯。安惠又问他会不会唱中文歌曲「茉莉花」?这首老掉牙的中文歌,很久以前他是当童谣颂过的,当然很熟。当他和安惠合唱茉莉花时,那位年轻日本男人开始在台前跳舞,电子游艺777娱乐城,其余女孩们在一旁吆喝,这在他的历史印象里是个全新休会。以往在他所有意识过以及见过的日自己,简直都是拘谨慎肃或者要不就是倨傲粗暴的,安惠让他接触到这些年轻人,也大大改观了他对日本人过去刻板的浮面印象。

要离场前安惠喝得已出醉态,两手拽着他的耳朵,把一对猫眼逼到他鼻尖前说?「我上去唱最后一首歌,要让你记得一个大阪来的女人,你要一心听我唱,不许看别的处所!」
一曲「大阪秋雨」的歌声,从安惠手上麦克风传出?美旋律,他两眼未曾稍眨地盯着台前,心脏在忽快忽慢地蹦蹦跳着,但脑袋里仍想着「这是不可能的!」安惠唱完走下台回座,他作出一个凝滞张口的表情,然后说?「我迷去世了!还没醒过来!」安惠已经七分醉,可能已忘了日本女人在公共场合惯有的矜持,电子游艺777娱乐城,大笑一声,一拳就重捶在他左肩上,一个蹒跚差点跌倒,他抱住安惠,安惠恢复站直时,安惠的那些年青友人们先是一片静默,然后有个男人大声说?「haha!安惠摇巴拉亦,那颗山苏了!」笑安惠醉酒?气了!在一阵笑声中,安惠两手搭在他跟千叶肩上走出门,他想叫计程车,安惠说要大步逛回饭店去。

在饭店房间门口,他把安惠的左手也交给千叶,转头要分开时,安惠说?「瓦搭细我......」而后又改口说?「要记得我!」他说?「大阪飘来的秋雨,好美!我怎么会忘却?」安惠用食指对着他点两下,以及?着眼的笑往返应他,他这才回身离开。回到街衢已是深夜,街上人车都很少,他心头有些泫流仍在回转未止,这两个晚上产生的事太突然!久长以来禁涸般的日子里,他的周遭只有那些军歌跟齐整的步调,忽然有个女人从那么远的地方跑来,一下子就踩乱了他心头僵固的步调,他自忖?「这应当只是一场梦?不可能的!我想得太多了!」

坐上回斗六的计程车,他已决议把这个相逢;当作一个从水上擦过的水飘儿,他信赖不久后水面静止,就会像素来没发生过个别,却未料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水飘儿在脑海几度落了又起。忽然安惠又像梦般,从水?里浮出来忽当初她面前。那对夜晚看来有如猫眼的朦?,换成阳光下的淡妆,漾出的却宛如一个初恋少女的娇羞。当他走进会客室,安惠的第一句话?「欢送吗?我来了!」

未完待续~

导读?
 
大阪飘来的秋雨(一)
http://blog.udn.com/PAESI15/46747423
大阪飘来的秋雨(二)
http://blog.udn.com/PAESI15/47346406
大阪飘来的秋雨(三)
http://blog.udn.com/PAESI15/48189591
大阪飘来的秋雨(四)--18*禁章节
http://blog.udn.com/PAESI15/48867528
大阪飘来的秋雨(五)--完结篇
http://blog.udn.com/PAESI15/49683054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文章

  • 无相关信息